来自 教育 2020-01-21 10:41 的文章

以社会体验、自我认知为主

  大家好,非常高兴和大家做分享。这两年未来教育、未来学校是非常热门的话题,但是更重要的可能是要考虑如何从现在通往未来。

  首先要面对的一个问题,就是如何面对迅猛发展的互联网和AI技术?我们需要评价,当我们越来越多地在学校使用AI等先进技术的时候,到底是创新还是“伪创新”?

  现在用大数据和人脸识别技术进行学校管理正逐渐成为一种潮流。那么,我们究竟是在颠覆应试教育还是提供更加精致严密的应试教育?我们是否在用大数据等技术全方位的绑架教师和学生?

  也就是说,我们是在真正培养面向未来的人才,还是在用21世纪的技术强化19世纪的教学?这些都涉及到一个基本的价值观。

  因此,在人工智能之上,我们必须有一个很清晰的价值判断。70年前,控制论的发明者维纳就说过:“人有人的用处”。苹果公司CEO库克说:“我不担心机器会像人一样思考,我担心的是人会像机器一样思考”。

  在2017年,成都第一款高考机器人已经问世,参加了当年的数学高考,总分150分的试卷它考了105分。后来总结经验,主要是语文没学好,审题困难。但是我们相信,机器人超过学生的考试能力是指日可待。那么,我们还应该将学生训练为机器人吗?

  在技术和教育的问题上,我们应该有一个非常清晰的、强烈的人文主义的立场。这就是佐藤学所说的,“我们探求的不是会使用计算机的教育,而是不被计算机所‘使用’的教育;不是用信息网络来构建学校,而是通过计算机网络来编织人与人的关系,重新构建学校的公共性与共同性,目标指向‘不被科技神话所支配的学校和社会’。”

  也就是说,学校教育应当从知识传授向知识社会的建构转变,通过新技术构建新的学习方式、新的社会关系。我觉得这是我们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技术应用最重要的方面。认识到互联网首先是一种文化,它的开放性、互联、共享、去中心化等等,这些价值是真正可以用于改变教育。

  2019年首届人工智能大会上发布了《北京共识》,指出“人工智能的开发应当为人所控、以人为本;人工智能的部署应当服务于人并以增强人的能力为目的;人工智能的设计应合乎伦理、避免歧视、公平、透明和可审核;应在整个价值链全过程中监测并评估人工智能对人和社会的影响。”

  除了人工智能带来的挑战之外,我们还面临着另外一个严峻的挑战:如何从现在走向未来。虽然我们已经生活在互联网和智能机器人的时代,但是我们的“教育之体”还沉溺在一个世纪以前的科举教育传统之中,在应试教育的泥淖中难以自拔,这个矛盾非常深刻、非常尖锐。

  我们生活的世界日新月异,但是我们的“教育身体”还在原地踏步,甚至还在倒退。

  改变100年前形成的“教育工厂”的陈旧模式,是全世界共同的挑战。但中国完成这一教育的更新比西方更为困难。

  因为中国有两个西方教育所不具备的因素:一个是1300年历史的科举教育传统,中国人重视教育,但这种重视背后有两点原因。

  一个是我们的教育有很强烈的功利主义色彩,很多人读书的目的就是做官、出人头地、做人上人,这妨碍了中国人真正成为伟大的人,我们有很多奥数的金牌得主但只有很少的数学家就是这个道理。

  中国教育还有另外一个传统:70年之前移植苏联的高度集中的教育管理体制,这正在成为我们走向明天最重要的障碍。

  近几年,在中国出现了许多创新型的小规模学校,也就是在城市的边缘一些教育人自发创办的体制外、民间的小规模学校。学习化社会的现实正在形成,有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重新选择走向自主学习,创新教育走出了一条新路,不愿意再让学生用十几年的时间刷题,浪费生命,浪费青春。

  走向未来的道路究竟是什么?是靠举国体制再设计一套新的教育系统,还是怎么样?

  我相信这个答案应该是相反的,学校系统的重组或者重建,只能按照互联网文化的方向自主、分散、共享、去中心化、多样化的方向演变。高度集权的模式恰恰是工业化体制的产物。

  OECD组织的教育评价专家、“PISA之父”施莱克尔说,未来的教育发展的首要症结是什么?不是公平和质量,也不是教育经费或资源的低效使用,而是学校系统组织方式的落后!这是特别值得重视的。

  事实上,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,全世界很多先进的国家和地区都把学校重组,尤其将公办学校的改革作为教育改革的优先选择,激活、改变公办学校。

  美国在90年代以来一直推行特许学校,它是将公办学校委托一个专业团体管理,公办性质和经费拨款不变。至2010年,美国有5453所特许学校,在校生173万人。像中国人所熟悉的第56号教室、High tech High、美国KIPP学校等等优秀典范都是特许学校。

  因为教育部门给学校放权、赋权,学校就会创造出不一样的教育,所以学校制度的改革是非常重要的。但是,中国近20年以来教育改革,一个是新课程改革,改了八轮还没有真正改好。

  另外一个是高考改革,改革效果到底如何评价还是一个问题。我们至今没有把中小学办学体制改革提到议事日程,缺乏改革的危机感和紧迫感,这是非常危险的。

  借鉴美国的“特许学校”,2010年联合政府提出的旗舰教育政策,是实行“自由学校”的改革,打破政府垄断,向教师、家长、社会组织、企业等开放办学;同样,政府资助经费,公办性质不变,但学校有广泛的自主权,实行契约管理。到2013年年底,英国102所自由学校,13万名学生。

  特别需要认识的是东亚国家和地区的教育变革。我们对韩国印象不能仅仅是面膜、整容和小鲜肉,事实上韩国的教育改革是实质性、整体性的,理念和实践都很超前。我今年去了两次韩国,令人震惊。

  2013年3 月,韩国提出“幸福教育”的目标,面向未来培养创新人才。以初中“自由学期”制试点为抓手。2016年,所有初中全面实施自由学年制,即在初一的这一学年,没有考试和学习压力,以社会体验、自我认知为主。学生的幸福感明显提高。

  韩国早在1976年就取消了中考,小学离家庭的距离5—10分钟,孩子自主上学,不用家长接送。我问韩国的家长你们能不能择校?他们说可以,他们择校只有两个条件,第一离家近,第二伙食好。

  我问他们下午下课以后上不上补习班?他们说也上,但小学阶段就是以艺术和体育为主,学钢琴没有考级。所以,韩国的义务教育阶段非常宽松了。舆论中严重的补课、学竞争,主要是在高中阶段。

  同时,韩国的学校再造,通过“革新学校”改革激活公办学校,跟美国和英国的模式不太一样,他们让公办学校自己来申报,你想做哪种改革?教育厅批准之后给一笔额外拨款,所以韩国公办学校改革积极性也很高。

  此外,京畿道举办学生自主创办管理的“梦想学校”已达1908所,就是学生自主用课外时间发展自己的兴趣特长课外教育,包括创业、无人机、摄影、策划、说唱、舞蹈、编程、烹饪、出版、电影、笑星、潜水、木工、爱犬、笑星……只要学生社团提出计划,由教育厅提供经费支持。

  梦想学校是根治校外培训热最有效的办法,业余时间都做自己喜爱的事就没有人上培训学校,高中三年梦想学校能够很好的培养学生的职业能力和兴趣。

  2015年底,台湾地区通过了“实验教育三法”。《学校型态实验教育实施条例》,使得台湾体制外的小规模创新学校合法化了。更重要的是改革公办学校,要求每个地区拿出不少于15%的学校进行实验教育改革。

  学校可以提出自己的改革内容、目标、方向,在学制、假期、内容、教材、教学方法等各个方面都放开,不受现有教育法规的约束。

  《公办学校委托私人办学条例》是指公办民营的改革。而《非学校型态实验教育实施条例》,则是让“在家上学”合法化。

  所以,环顾世界,教育正在换跑道、换赛场。这是一场真正的教育竞争,如果我们对这种竞争不敏感,缺乏危机感和紧迫感,不尽快变应试教育,我们就没有未来可言。

  本文转载自“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”搜狐号,作者杨东平。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芥末堆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
  2、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、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,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;